海平线诉求


  人才市场络绎不绝的人流都在拼尽全力的寻找着自己的工作岗位和流动机遇,“铃铃铃”手机的铃声响起,“花小姐,我们是金龙国际集团,通知你明日到公司报到。”挂断电话花芳整个人都呆滞了,金龙国际集团是她在洒简历当中最不抱希望也是最期望去的公司,金龙国际是个庞大的家族式企业祖孙三代全部都在公司任职,对外进行出口贸易和海运物流业务,是一个斥资将近50亿的上市集团公司,花芳万万没有想到当时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面试,没成想竟然真的将她录取了,花芳急匆匆的回家开始做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


  “花芳,女,21岁是本年度的应届毕业生,从小生活在农村家庭,学习成绩十分优秀,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全国重点XX大学就读,大学期间表现优异多次获得学校奖学金,毕业后来到T市,现居住在柳明街的租赁房……”


  一个3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手中拿这一份类似报告的东西正在读念,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正坐在老板椅上抽着雪茄,“吴秘书你干的不错,我知道了”,吴秘书转身走了出去,中年男子拿着雪茄狠狠的地吸了一口“看来这个女生的条件不错,应该可以了,呵呵呵”。性吧首发


  花芳今天穿的黑色正装,修身的女式西服衬托着她那曼妙的身材,金龙国际的办公大楼中人影不时的侧目观看这位漂亮的新同事,花芳被人力资源安排到行政部的办公室负责行政助理工作,行政岗位工作内容以公司运营保障为主,工作内容较多元化,但同时较基础。主要负责人事档案管理、人事考核作业、员工教育培训、作息考勤管理、奖惩办法的执行、各类公告的发布、各项规章制度监督与执行与协助经理制订公司各项管理制度及业务计划。看此简单的工作实际操作起来却不是很简单,并且金龙国金的行政事务又偏多偏重,导致有的时候花芳需要加班完成工作所以很晚才能回家,这一天由于上级明天需要的一份报表没有完成花芳又在办公室里开始加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同事们一个一个的相继离开,看看表已经夜里20:20了,但是眼前的报表已然没有做完,正在此时一个透明的盒子出现在眼前,盒子里装的是略带蒸汽的饭菜,花芳顺着拿饭盒的手向上看去,只见一名梳着中分头国字脸粗眉大眼带着金丝花边眼睛的中年男子正微笑的看着自己,这名男子身材非常的肥胖,身高大概在1.80左右穿着加大号的黑色西装但没有系领带,花芳站起身“您是?”“哦,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金世焕是公司的执行副总,刚才正好经过看到你一个人,给你要了一份便当。”


  花芳心中暗想:原来是公司的少东家,他竟然给我送盒饭?


  “哦,金总我不饿,我这还有一点就完了。”“你就拿着吧,难道不给我面子嘛?”花芳心想自己也是饿了,如果他不来也要打电话叫外卖了“哦,那就谢谢金总了。”花芳接过金世焕手中的盒饭。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花芳,行政部入职一个月。”


  “哦,别太晚了,注意身体啊。”金世焕说着走出了办公室。


  花芳一边吃盒饭一边想“哎,这个金总还真不错,还给我送盒饭,应该是个好人。”


  直到晚上10:20花芳关好办公室的大灯走出了金龙国际的办公大楼,一看时间公交车已经没有了,正要打车回家,从对面有一辆轿车闪着头部大灯开了过来,车窗降了下来“花芳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哦,是金总啊,您也刚走啊?”“先上车吧”,花芳拉副驾驶门走上了车,“花芳你家在哪?”“金总您给我放在大马路上就行了我自己打车回家就行”“哎~这大晚上的,我送你吧”花房考虑了一下把居住的地址告诉了金世焕,车子缓缓前行,花芳坐在车里看着这部车子的内饰,这是她第一次做这么豪华的轿车,车座椅是一种是天然纹理皮革制成的隐隐地散发着些许清香的气味,坐起来十分舒适,脚下的地毯让人感觉像是羊毛的踩着十分柔软,车窗旁边的硬木扶手看上去就像雕刻出来的一样相当的精致,“金总这是什么车啊?”“哦,这是劳斯莱斯幻影,车身重2.5吨重、6.7升V12发动机与六速自动变速箱配置、百公里的加速不到6秒”尽管金世焕说的什么花芳不太明白但是劳斯莱斯幻影她是知道的,心中暗想“我的天啊,这就是劳斯莱斯幻影,真箱是在做梦一样”,“喜欢吗?”花芳一愣“恩,喜欢”“那你就好好干吧,将来你也会有的。”车子缓缓靠边停稳,花芳下了车“谢谢您金总”“不客气啊,早点休息吧”车子缓缓离开。


  自从那天之后,每当花芳加班金世焕都会给你送盒饭晚上送她回家,花芳和金世焕的关系也处十分融洽,由于是这一切都发生在晚上公司的员工也是不慎得知,所以一直到今天也是无人知晓,今天花芳又在加班,金世焕向往常一样给花芳送盒饭,“金总老让您给我送盒饭,真是太不好意思”“有什么好客气的体恤员工是我们应做的快吃吧”金世焕走后花芳开始吃饭心想“总让金总请客,下回请他到家里我给他也做一回饭吃,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呢?”花芳边吃边想就觉得头部有阵阵的眩晕感觉,眼前的景色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全身也使不出力气了,隐隐约约看见金世焕到了眼前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幽静的海边矗立着一栋豪华别墅,这是一座标准的古罗马时期内庭式与围柱式院相结合的设计。希腊的白色大理石构成了优雅的券柱式造型庭院,庭院的中央,有一个小型的青铜雕塑喷水池,晶莹的水滴溅落在周围的玫瑰花上,在阳光下闪耀着迷人的光泽。


  整个庭院里,弥漫着一种玫瑰花的气息,大厅中一眼望见的是极尽奢华的室内装饰品,繁复的灯饰却发出冷冽的亮光,四面高高的墙壁在柔软的地毯上投下两个暗沉的身影,“吴秘书你办的不错,这件事多亏了你,这是一点小意思,等事成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金世焕将一个鼓鼓的牛皮纸袋塞到了一旁站立的吴秘书手中“金总瞧你说的我只是给您出个主意,具体的事情都是您亲自做的,这我怎么好意思收啊”“哈哈哈,不必客气,这是你应得的,你回去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打扰了”,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随后驶离了别墅,金世焕转身走到一扇门前迈步进入,这是一件偏室,黑色大理石的西欧装饰,暗紫色的灯光下有一张红色包边的双人大床,此时床正中平躺一人,手脚都已被透明胶带所绑住,正是刚刚昏迷的花芳,“你醒了?”花芳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感到非常的诧异“金总这是哪里?为什么要绑着我”“小芳对不起了,我需要你给我生一个孩子”“什么?”花芳惊讶的看着慢慢向她走来的金世焕,金世焕两眼迷离的说“小芳,我与我的老婆结婚已有4年了,但是婚后她菜告诉我她先天卵巢不能够排卵,导致我们现在依然没有孩子,但是父亲告诉我不论如何要我生出自己的孩子,不然就无法继承他的家族产业,父亲是喜欢我比大哥多的,但现在眼看大哥的孩子就要出世了,你一定要帮我怀上孩子。”金世焕说着开始撕扯小芳的衣服“啊,不要,不要啊”“小芳,你帮帮我,我不会亏待你的”金世焕野兽般的撕去了小芳的衣服并露出了他黑黑的大鸡吧,小芳看到这一切开始声嘶力竭的叫喊“救命啊,救命啊,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金世焕垫着肥大的肚子抓着丑陋的下体,没有任何前戏的插入了小芳的身体,“啊啊啊啊,求你了,不要这样,啊,不要啊”小芳的下体流出了点点红色,“原来你还是个处女,呵呵,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你不是喜欢劳斯莱斯吗,我送给你”金世焕说着开始抽动在小芳体内的肉棒,小芳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着,内心的悔恨在心灵中不住的呐喊,“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不…要……啊……不要这样啊”不管小芳如何祈求,金世焕的身体没有停止抽插,看着金世焕丑恶的嘴脸,小芳悔恨不已,天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老总加班给买盒饭晚上还送回家,小芳的心在那一刻被现实的无情击的粉碎,在她脑海中不断出现以往的一幕幕,她真想这是在做梦,但是这回是梦吗?随着金世焕梦里的抽插,小芳的下体不断传来一下又一下的疼痛,小芳的眼泪顺着眼角不住的流下,“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不要啊,不要啊”小芳的的声音渐渐的无力,下体被肉棒带来的快感渐渐地使小芳暂时忘却了疼痛,“啊啊……啊……啊……”“爽不爽啊,小芳,我的大鸡鸡好不好啊,草你操的爽不爽?”“啊啊啊……啊…… 好大……”小芳的大脑不断地被快感刺激着,下身开始渐渐地迎合起来,“哈哈,就是这样,让我来草你吧哈哈”金世焕爬到床上肥胖的身体压倒了小芳身上继续狠狠的抽插着,感受着身体带来的快感小芳的意志开始迷离了“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就要这样的感觉……在深一点……啊……”金世焕卖力的干着,小芳忘我的呻吟着,“小芳,我要射了,啊啊啊,被你夹得好爽,你比我老婆的紧好多啊啊啊啊,你放心我就对不会亏待你的,啊啊啊啊啊……”随着猛力的抽插小芳的腿夹得紧紧地,快感前所未有的强烈,只感觉体内有一滚烫的液体注入进来,瞬间小芳就被这股滚烫的热流所淹没了。金世焕软软的趴到小芳的身上“小芳,对不起”,花芳的泪水顺着眼角再次流淌了下来,金世焕换好衣服来到窗前看着蜷缩在一团的花芳“小芳,这是给你的”说着将一把车钥匙和一个皮箱子放在了床沿上,“这里有100万现金,和劳斯莱斯的车钥匙以及相关的手续,等你检查怀有我的孩子后,我再另行给你500万,但是在你生育之前不能离开这里,我会负责你的一切,等你生完孩子后我会找人帮你移居美国。”听到这里花芳心里痛不欲生“完了,我的人生就这样被毁了,我的人生就这样完了”此时的花芳万念俱灰,“你先休息吧,稍后我会再来看你”金世焕转身要走“我可不可以回家安排一下,如果不回去房东还有一起拼租姐妹会起疑心的。”金世焕想了想“好吧,我让人送你去,早点回来”一辆轿车驶离别墅……花芳在自己房间之中满脸的泪水心中的悔恨和自责冲击着她的心,此时的花芳已经不知所措,她唯一想要做的就是要离开这里,远离这里的一切,她要走走得越远越好,“当当当”敲门的声音“好了没有,请快点啊”门口随她来的人正在催促着她,“哦,这就好,马上就好”花芳告诉自己不能再等了,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花芳打开窗户顺着窗外的下水管滑到了地面,急促的打车驶离了这里。


  远远地望着大海,海面上蓝蓝的仿佛一块蓝色宝石无边无际,看海中卷起的浪花,时而是蓝色时而是白色,从海平线上升起的金色太阳像是在和我招手,也许只有在那里才能够找到真正的净土,找到真实的世界,找到真实的心灵。花芳的眼中透着无尽的绝望与诀别,心中的世界好似过电影一般,往事一幕一幕的映入自己的眼帘,大学时的青涩时代、高中似的纯真话语、小学时的孩提时代,还有那熟悉的村庄和一张张熟悉的脸,此时的眼泪是这样的晶莹剔透是如此的纯洁,海岸上几只海鸥的鸣叫仿佛是生命语言的召唤,远方的海平线是也许正是她追寻的诉求……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jq8ooo@proton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