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奶水

  上车之后诗锦找了左侧第二排的座位坐下,稍微瞄了一下车内,因为是夜间客运,所以位子也没坐满,人也稀少,稀稀落落的7个人,坐在身后一排右侧车座的是一位脸蛋清纯秀气,约莫大学生的年纪,长发长及腰际,上身穿着白色衬衫的排扣上头滚着一排波浪荷叶边,搭配膝上10公分的黑色短裙,使她原本不凡的气质添上了几许知性美。同为女性目测那女孩魔鬼般的身材的结果,三围估计33c、24、34。

  客运上窄小的位子似乎让那女孩的修长美腿坐不自在,靠走道的她将那对白皙的美腿伸到走道上,露指的高跟凉鞋让小腿绷出美妙曲线,那圆滑无死皮的脚踝看起来是那麽的粉嫩,粉白的脚背上瞧不出扫兴的青筋,五根脚趾头纤嫩巧致,修剪乾净的脚指甲自然圆整,令素来貌美的诗锦赞叹这女孩的美丽,当她再将目光往上打量时,发现女孩看了看她的小孩,眼神疑惑的望着她,两人目光相交,诗锦礼貌性的给了个微笑,只见那女孩回了个奇异的笑容,似乎在笑容中带着不安,诗锦不解,目光便再向后瞧去。

  另一位女性则坐在最后一排,身材娇小,一头烫卷披肩的波浪头发,挺俏的眼睫毛搭上一双涂上了烟燻装的大眼,让那原本水水的大眼更添几份妩媚,高耸的鼻子,性感的双唇涂上了鲜红的唇膏。这女孩不仅装扮时髦,穿着更是火辣。

  她肌肤看起来像是常运动的小麦色,身上只穿件小可爱,尽管外头披着薄纱,但小小的布料和薄纱可遮掩不住她胸前那对丰满的E罩杯大奶,透过薄纱那丰硕的乳房露出了大半,清晰可见,昏暗的灯光下,诗锦还看到那条深深的乳沟上头纹着一只大凤蝶,让那性感的大奶变的更为诱人犯罪。

  与胸部不成比例的细腰露出小小的肚脐,脐上穿着一个小小的银环,那超短窄裙恰恰遮掩了那看似丰俏的臀部,健美修长的大腿交叠着让那短短的裙摆几乎失去了作用,女性羞人的深处在那辣妹换腿交叠时若隐若现,这一身打扮,有别於那仙女般的长发女孩,这位辣妹活像个那蛊魅人间的小魔女。

  再将视线左瞧,坐在这位辣妹身旁的是一位打扮时髦且俊秀兼带点娘气的年轻人,其他还有两位一秃一瘦,看起来神色粗鄙的中年人,一位西装笔挺的上班族和一位身材魁武高大,全身肌肉的壮硕男子。

  客运一路在高速公路上开着,窗外没有那繁华的景象,一路上只有偶尔出现的路灯照明着,突来的消息及仓忙的准备,诗锦也感到些许疲累,由於是长途客运,到站还有好几个小时的车程,也就阖上眼睛稍作休息,行驶在颠簸高速公路上的车子实在是难以放松,况且手中还抱着女儿,诗锦的感官除了眼睛外,仍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外头的一切。

  突然间,车子一阵前倾,阖眼不久的诗锦被迫睁开眼睛,只听见司机口出脏话的干谯着:「干,是会不会开车阿,超车这麽急还开的歪七扭八,是要去抓客兄喔,操你妈的臭鸡歪。」这阵剧烈的晃动和吵杂的声音似乎也惊醒了怀中的女婴,眼见那稚幼可爱的小脸皱成一团,小小的鼻头重重的吸吐着,一副将要大哭的模样,诗锦像摇篮般摆动的双臂,唱着催眠曲哄着怀中的女婴:「乖乖睡,乖宝贝……」怀中的女婴倒也乖灵,在诗锦的安抚下,竟然没有哭泣,还「唔唔牙牙」的看着诗锦嘻笑,对刚做母亲的诗锦来说,女儿欢乐的笑容便是她最大的成就,可是女婴天真无忧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小脸蛋便又揪成一团,一脸苦兮兮的样子,诗锦安抚也没有作用,孩子大哭了起来。

  对於家风守礼规矩诗锦来讲,此刻真让她面红耳赤,不好意思的回头看了看车内其他乘客,同时脑中飞快的想着到底哪里有问题,是姿势抱错吗?不是。是尿布湿了吗?她赶紧查看了一下,也不是。难道……要喝奶?!

  这下可困扰了,个性保守的诗锦不可能就在这位子上哺起乳来,可怀中女儿哭的利害,诗锦左想右想,似乎只有躲到车子下头的简易厕所里喂奶。

  诗锦迈着艰困的步伐在摇晃的客运上走着,胸前那对柔软的乳房虽被衣服孩子遮掩了大半,但仍是挡不住那令人垂涎的汹涌波涛。

  好不容易进了车底下层行李仓旁那狭窄的厕所,甫一开门诗锦便闻到不好受的尿骚味扑鼻而来,这让诗锦感到十分为难,以她羞涩传统的个性,哺乳这种事情即便是在老公面前也让她感到有些害羞,好几次老公在一旁观看都让她面红耳赤。爱洁的她,却也不能忍受在这骚味浓郁的公厕来哺乳,孩子的哭声可是越来越响,哭的诗锦心慌难受,最后观察了四周,安慰说服着自己上头乘客无法窥视到这里,才下定决心,躲在行李仓角落喂起奶来。

  今天诗锦看过去身上穿着一件娃娃袖摺荷叶V领的粉色上衣,外头再搭个小外套,上衣是丈夫贴心买给她的哺乳衣,衣服侧边有2个钮扣暗扣及双层前片的设计,要哺乳时可解开一侧下方或全部钮扣暗扣将前片第一层掀开,由於第二层为双开口设计,所以再拨开欲哺乳一侧之开口即可哺乳。

  左手解开上衣左边暗扣和哺乳胸罩的外层,露出她那丰满粉嫩的乳房,生育过后的乳房并没有下垂,乳上那两粒诱人的蓓蕾也仍是鲜艳的粉红,小孩的小脸蛋凑向自己左乳,小孩似乎闻到了奶香,哭泣声也转弱了下来,并将小嘴含上那粉色的乳头上,满足的吸吮着。

  心态保守怕羞的诗锦,一边哺乳,一边用观察着行李仓口的阶梯,深怕有人走了下来,观察了一阵后,诗锦才稍稍放下心,专心的哺乳。

  婴儿安静而满足的喝着母奶,诗锦也跟着也放松了紧绷的情绪,那疲劳感此刻又回到了诗锦的身上,她只感觉眼皮非常的沉重,思绪也有点浑沌,喂乳的左乳让孩子辍吮囓吸着,平常那种疼痛的不舒适感,现在竟然觉得十分舒服,乳汁随着小孩的吸吮从乳尖流出,那涨奶的感觉也渐渐消失,在浑沌的思绪里,她迷糊的将女儿的吸吮那种感觉,和老公亲热时般那火热的举动做起了比较,老公平常那斯文的气质总在亲密时间里变调,他总是会用舌头舔着自己的乳头,还伸手到自己私密的地方搓揉,每次一这样,自己总会害羞的阻止他的侵犯,而老公此时又会转移阵地,挑逗自己耳后的敏感带,然后双手搓着自己的双乳,还调皮的说以后要是自己生了孩子,他要每天用他的双手帮自己挤奶,还要和孩子抢奶,还要……「嗯啊~」一声细微的呻吟惊动了半睡半醒的诗锦,起初她以为是自己无意识所发出来的声音,羞红着脸偷偷的盯着行李仓梯口,深怕有人好奇走下来探看,一边也赶忙的哄情绪因喝母奶而受到了安抚,渐渐安静下来的女婴入睡,此时她也发觉,自己的裤底似乎一阵湿润,有经验的她知道,那并不是尿,而是那羞耻的体液,她一想到自己竟然在这公共场所发起了春梦,脸上又是一阵羞赧,这让她自己不好意思的躲在仓房里不敢出来,过了一阵子,她发觉那声音仍然持续着,还是从车上头传来,喂完母奶的她也整理衣衫走出仓房,准备回到座位上,在回座位的同时,诗锦忍不住好奇的回头瞄了瞄后面的情景。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jq8ooo@protonmail.com 网站地图